中国财长部长曝债务风险 地方债还要再增三万亿

财经 admin 2周前 (03-07) 34次浏览 0个评论

中国财长部长曝债务风险 地方债还要再增三万亿

3 月 7 日,中国财政部部长刘昆在两会记者会上表示,要求地方过紧日子不允许发生新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但是,各地方政府从年初以来就在中央的授意之下,加快了万亿元额度地方债的发行。

3 月 7 日,在中共政府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刘昆表示,目前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不允许发生新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

刘昆表示,到去年末,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是 18.39 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全国政府债务余额是 33.35 万亿元,政府债务负债率 37%,远低于欧盟的 60%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市场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水平。“从我国的情况看,目前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是可控的。债务余额和综合财力比例是 76.6%,这个远低于国际通行 100%到 120%的警戒线。”

刘昆坦言,确实有一些个别地方的地方政府仍然存在法定限额外通过融资平台公司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债,也就是所谓的政府隐性债务

《看中国》特约评论员唐新元认为,用政府债务负债率(债务余额/GDP)来衡量中共政府的债务水平并不客观,是因为中国的 GDP 这个分母比较大,但是其数据水分同样也很大,从一些地方政府主动“挤”经济数据中的水分来看,从地方到中央的数据造假已经维持不下去了。因此,在这样的前提下,政府债务负债率的计算也是不准确的。

刘昆还说,“我们要求地方过紧日子,不是说要求他不发放工资。”刘昆称,从整个测算看,在加大了转移支付力度之后,各地的“三保”支出是有财力保障的,一定能够缓解部分地区的财政困难。

虽然要求地方政府过紧日子,但是,中国财政部也在给地方政府开后门。

在 2019 年首个工作日,中国央行已经加班开启货币总闸门。中国财政部也不含糊,正式下达 2019 年地方政府新增债务限额合计 1.39 万亿元。以往一般在 3 月“两会”确定规模,然后逐步下发到市县,因此真正发债要到五、六月份之后,这突破了惯例。

1 月 12 日,中国财政部部长刘昆表示,要尽快启动地方债发行,要求各地 1 月份启动发债。他还强调说,“积极财政政策绝不是要搞‘大水漫灌’式的强刺激,绝不是要突破债务风险底线”。

根据中国财政部 3 月 5 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审查《关于 2018 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 2019 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2019 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 30,800 亿元,其中一般债务 9,300 亿元、专项债务 21,500 亿元。2019 年地方政府债务余额限额为 240,774.3 亿元,其中一般债务余额限额为 133,089.22 亿元,专项债务余额限额为 107,685.08 亿元。

这笔发债额度经全国人大批准后,将分配至 36 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然后再分配至各市县,为地方政府筹资。

而根据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的估计,算上隐性债务,中国地方政府有高达 40 万亿元的整体债务。

地方债风险其实已经集聚,只不过地方政府大量的、不断的“借新还旧”,让问题看起来表面很平静。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去年 5 月 19 日在北京参加某论坛时透露,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甚至许多地方连利息都还不起。


资讯来源为各个新闻媒体,并不代表全球网视立场。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中国财长部长曝债务风险 地方债还要再增三万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