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花钱数不清 财政部报告漏洞多

新闻 admin 2周前 (03-09) 37次浏览 0个评论

中国政府花钱数不清 财政部报告漏洞多

中国财政部日前公布了 2019 年预算报告,然而,财税专家刘小兵发现了问题,3000 多亿元的支出去向不明。并且,当局声称过“紧日子”的情况下,支出不透明也会滋生腐败。

中国财政部部长刘昆日前在记者会上表示,今年首次分中央和地方列报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执行情况,加上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四本预算全部实现分中央、地方和全国三个层面报告。

刘昆表示,2019 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 19.3 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增长 5%,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 23.5 万亿元,增长 6.5%;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 7.8 万亿元,增长 3.4%,全国政府性基金支出约 10 万亿元,增长 23.9%;全国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 3,366 亿元,增长 16.1%,全国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支出 2,401 亿元,增长 11.2%;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收入近 8 万亿元,增长 9.7%,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支出 7.4 万亿元,增长 15%。

在 3 月 8 日的人大上海代表团小组会议上,中国财税专家刘小兵发言称,去年他提出了“其它支出”过高,需修订政府收支分类科目的建议;今年中央本级基本支出预算表中,按照经济分类占比 30%左右的“其它支出”降到了 27.3%。

刘小兵直言,按照经济性质分类,中央本级的基本支出中,其它支出一项有 3000 多亿,占到 27.3%。”这 3000 多亿到底去哪里了,不能简单地用‘其它’打发掉。”他建议完善预算编制,进一步细化支出的具体科目。

对于今年财政报告中“其它支出”微降的问题,刘小兵认为,这个比重依然很高,还可以进一步改进。“其它支出”的比重越高,公众越不容易了解公共资金的去向,对于“钱袋子”的监管力度就越弱。

刘小兵认为,“其它支出”过高,是因为收支分类不明造成的,而收支分类科目不完善,就会导致资金去向不透明,“可能会发生个别官员与企业、个人之间进行利益输送,滋生腐败土壤”。

另外,官媒报道称,减税降费要落到实处,意味着政府必须要过紧日子。“政府过紧日子,是要主动过紧日子,而不是被动过紧日子。”紧日子意味着要严控“三公”经费预算。预算报告中显示,中央财政一般性支出要压减 5%以上,“三公”经费再压减 3%左右,长期沉淀的资金一律收回。地方政府要比照中央做法,从严控制行政事业单位开支。

但是,多种迹象显示,中共政府开始被动过“紧日子”。

进入 2019 年,北京当局不断发声表示要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2 月 4 日,中国官媒报道称,十余个省份未能实现 2018 年初确定的 GDP 增长目标,而财政收入方面也出现分化,天津甚至没有公布具体的全年财政收入数据,仅是以“在持续大幅清费减负的同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降幅继续收窄”替代。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表示,经济是财政的基础,经济基础决定财政收入,经济下行时必然会下调财政收入增长目标。

同时,有海外媒体质疑,中央支出不明是掩盖“维稳”经费的使用。2013 年“维稳”经费预算达 7,690 亿元,国防预算为 7,201 亿元。由于打压国民的“维稳”经费接连多年超过军费,因此备受外界诟病。从 2014 年开始,中国财政部发布的预算报告中不再列出“维稳”经费支出,只提到“公共安全支出”。


资讯来源为各个新闻媒体,并不代表全球网视立场。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中国政府花钱数不清 财政部报告漏洞多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